外来生物入侵(外来生物入侵的危害有哪些)

2021-06-16 16:16:27发布

  一些翻山越岭、远涉重洋的“生物移民”,也许是一种细菌、一种植物或者一种动物。来到异国他乡的它们,由于失去了天敌的制衡获得了广阔的生存空间,生长迅速,占据了湖泊、陆地,而“土著生物”则纷纷凋零甚至灭绝。这就是生物入侵。“它们来了,它们正在喧宾夺主。”


  生物入侵人们也许陌生,然而,一提起口蹄疫、疯牛病,甚至艾滋病,人们却并不陌生,其实这些都是生物入侵的一种。以往人们常常提到的一些动植物,对某些地方来说,也都是入侵生物,如牵牛花、水葫芦、地中海潜蝇、飞机草、马缨丹、银鱼等等。


  生物入侵分有意和无意两种。随着物种的引进,这些外来移民一方面可能造福人类,一方面也可能给当地生态环境乃至经济发展造成一定影响。


  澳大利亚原本没有兔子,140多年前的1859年,英国人托马斯·奥斯汀引进了24只兔子,为打猎而放养了13只。在这没有天敌的国度里,它们至今已繁衍6亿多只后代,这些兔子常常把数万平方公里的植物啃吃精光,导致其他种类野生动物面临饥饿的危机,许多野生植物也存在绝种的可能。


  2001年5月7日,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在一份报告中警告说,家褐蚁、褐树蛇等物种入侵其他的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的环境和经济损失。入侵物种可能威胁当地动植物的生存,导致庄稼减产、使海水和淡水生态系统退化。报告列出了100种入侵性最强的外来生物,包括水生和陆生生物、无脊椎动物、两栖动物、鱼类、鸟类、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这些入侵者包括家猫、北美灰松鼠、尼罗河鲈、水风信子和家褐蚁,世界危害最大的引入异域物种还包括灰鼠、印度鹩哥、亚洲虎蚊、黄色喜马拉雅悬钩子和直立仙人果。之所以称它们是入侵者,是因为它们的活动极度活跃,在印度洋的圣诞岛,家褐蚁在18个月中杀死了300万只螃蟹。尼罗河鲈在1954年被引入东非的维多利亚湖时是为了减少当地鱼类的数量,但是尼罗河鲈通过猎食鱼类以及同当地鱼类争夺食物,导致当地200多种鱼类灭绝。


  除了疯牛病、口蹄疫,古今中外由于有害生物危害人类健康和农业生物的安全,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是十分沉痛的。公元五世纪下半叶,鼠疫从非洲侵入中东,进而到达欧洲,造成约1亿人死亡;1933年猪瘟在我国传播流行造成920万头猪死亡;1997年,香港发生禽流感事件,不得不销毁140万只鸡,仅赔偿鸡农鸡贩的损失即达1.4亿港币。


  正如世界自然保护同盟2000年2月在瑞士通过的《防止因生物入侵而造成的生物多样性损失》中指出的那样,“千万年来,海洋、山脉、河流和沙漠为珍稀物种和生态系统的演变提供了隔离性天然屏障。在近几百年间,这些屏障受到全球变化的影响已变得无效,外来入侵物种远涉重洋到达新的生境和栖息地,并成为外来入侵物种。”


  自由贸易的强化、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与旅游的大幅度增长,为物种偶然的或有意的传播提供了比以往更多的机会。一次次飞机航班、一艘艘远洋轮船、一位位在各大陆之间跋涉的旅行者,都可能携带着物种“登陆”一个陌生的环境。“每艘轮船、每架飞机、每辆卡车都是潜在的携带者。”一位专家说。


  就像富有传奇色彩的乌鳢那样,大部分外来水生入侵物种在生活得舒舒服服之前都不会表现出它们对生态系统的潜在威胁。而通常等到此时再打发它们回家就已经太晚了。但是,以五大湖为对象的新型电脑模型能够预测哪种鱼类可能入侵,以及这种入侵是否会对该地区造成广泛的危害。


  大部分针对入侵物种的政策和科研工作所关注的都是那些商品化了的植物和动物。以往预测哪些物种可能产生问题的尝试极少,也仅仅考虑到了它们是否具备某些特征(如较快的生长速度)。多数研究工作并未尝试以各种生活史特征和入侵途径为基础,对潜在入侵种的危险性进行量化。


  在11月8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渔业生物学家、威斯康星州LaCrosse美国地质勘探局的CynthiaKolar和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的DavidLodge提出了一些模型,以评估向大湖区引入多种鱼类而带来的风险。他们的模型包括从文献中收集到的生活史特征,如繁殖成功率和该属其它成员过去的入侵情况。和以往的工作不同,Kolar和Lodge的方法将入侵过程分解成各个阶段:引入、定居和扩散。这非常重要,因为举例来说,一个诸如高速生长的特征可能有助于物种定居,却对其扩散没有帮助。当Kolar和Lodge对以前的物种入侵应用他们的模型时,结果发现预测入侵成功的准确率达到了94%。


  然而,预测过去很容易。Kolar和Lodge随后检查了66个可能入侵五大湖的物种。他们确认其中16个物种如果引入就会迅速蔓延。作者报告说,在这16个物种内,5个物种可能已经成为令人讨厌的定居种了。


  外来生物入侵途径


  外来入侵传入途径主要有人为有意引进、人类无意传播和自然扩散3种。


  (1)人为有意引进。包括:人们出于农林牧渔业生产、生态环境建设、生态保护、观赏等目的有意引进某些物种,失去控制导致外来物种的泛滥成灾。如我国作为牧草或饲料引进的水花生、水葫芦等。


  (2)人类无意传播。主要包括随交通工具带入(豚草);随农产品的国际贸易带入(假高粱随进口粮食夹带传入);随动植物引种带入(毒麦随进口种子传入我国);国际游客及其行李带入(北美车前)。


  (3)通过自身繁殖扩散和风力、水流、动物等途径进行的自然扩散。


  外来生物入侵例子


  水葫芦,速水葫芦原产于南美,在原产地巴西由于受生物天敌的控制,仅以一种观赏性种群零散分布于水体,1844年在美国的博览会上曾被喻为“美化世界的淡紫色花冠”。自此以后,水葫芦被作为观赏植物引种栽培,现已在亚、非、欧、北美洲等数十个国家造成危害,在北纬40(葡萄牙)至南纬(新西兰)之间的大部分热带、亚热带地区均在分布,并形成患害。


  19世纪期间引入东南亚,1901年作为花卉引入中国,30年代作为畜禽饲料引入中国内地各省,并作为观赏和净化水质的植物推广种植,后逃逸为野生。由于其无性繁殖速度极快,现已广泛分布于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和西南的19个省市,尤以云南(昆明)、江苏、浙江、福建、四川、湖南、湖北、河南等省的入侵严重,并已扩散到温带地区,如锦州、营口一带均有分布。


  由于繁殖迅速,又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和天敌(虽然有多种野生、家养动物以其茎叶为食,但取食量较小,与其庞大的生长量相比毫无影响),在我国南方江河湖泊中发展迅速,成为我国淡水水体中主要的外来入侵物种之一。

打赏支持
标签: 渔业 农业